拟仁智能ceo刘钢博士:元宇宙光环褪去,虚拟人的爆发开始-爱游戏平台

随着“元宇宙”概念光环渐褪,愿意以“元宇宙”定义自己的企业越来越少。许多坚持在这一领域耕耘的企业,也都刻意回避着这个已经被虚火灼烧过一轮的词汇。

但拟仁智能是个例外。

作为在“元宇宙”概念尚未兴起的2020年就已经入局虚拟人赛道的企业,不论是持续布局元宇宙虚拟人领域,还是提出“元宇宙虚拟人”、“企业元宇宙”等爱游戏平台的解决方案,拟仁智能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赛道被冠以怎样的名称。

为什么依然有企业愿意使用“元宇宙”来定义自己?是依托扎实的技术、对行业的信心还是仅仅停留在盲目吹捧层面?拟仁智能如何看待无序竞争对行业的破坏?行业波动下公司又是否能继续保持初心?

拟仁智能“不跟风”背后所蕴藏的深层考量,成功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。

为此,metaverse元宇宙专访了拟仁智能创始人兼ceo、浙江大学计算机创新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刘钢博士,以期获得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。

1 坚持落地,探索专属的虚拟人数据

metaverse元宇宙:我们知道您一直深耕计算机图形学与人工智能领域,创立拟仁智能时,您选择元宇宙虚拟人赛道的深层考虑是什么?

刘钢博士:在2020年创立拟仁科技之前,我就意识到虚拟人是ai和cg的交集体,是结合这两个科技热点的最佳载体之一。

如果能把ai的语音、语义、视觉等技术装到虚拟人的外壳中,就可以将ai和cg相结合,打造高仿真、人格化、个性化的ai虚拟人并应用于各种商业场景,并节省大量的动画制作成本,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

这就是我选择这一赛道的初心,也是拟仁智能一直坚持耕耘元宇宙虚拟人领域的根本原因。

metaverse元宇宙:选择元宇宙虚拟人赛道领域进行创业,与您之前所在的行业面临着哪些相似的挑战?又有什么共同的方法论?

刘钢博士:不论是计算机图形学还是人工智能技术都面临着变“现”难的问题:一个是现实的“现”,一个是现金的“现”。

元宇宙其实也是一种视觉艺术的形态,很多时候我们头脑中想象的东西都特别的完美,真实感都特别强,但是你用计算机图形学方法,就很难去渲染出来跟真实世界完全一样的视觉效果,这就是变现实难。

另一方面,目前大多数ai产品都面临着变现金难的问题,它们从技术上来讲都很好,但是真正商业化应用去落地变现就很难。

作为ai与cg相结合的元宇宙虚拟人产品,目前也同样存在着上述两个变”现”难的问题。

至于共通的方法论,我认为是要将技术与市场需求相结合,找到自己的独特定位,将技术“工程化”后应用到产品和项目中。在拥有扎实技术的基础上,综合能力也很重要,这些能力包括组织架构、团队能力、项目执行能力以及产品的落地方法和工程化能力等等。尤其是在元宇宙虚拟人这样涉及许多不同学科的复杂领域,如何将产品、算法、美术等多个领域的人员有机地结合起来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metaverse元宇宙:在确定了入局虚拟人赛道后,拟仁智能选择直播型与客服型虚拟人作为主要发展方向,在这个发展较为成熟的领域我们的竞争力体现在哪里?

刘钢博士:目前市面上的直播型、客服型虚拟人大多数还是2d形态的,只呈现在平面屏幕上,离沉浸式体验还有一段距离;同时这些直播间里的主播也是一对多进行带货。

但是拟仁智能现在做直播型与客服型虚拟人,努力的方向是在3d空间创造沉浸式体验的基础上,为用户提供一对一的服务,打造面向未来的直播和客服产品形态,这就是我们的竞争力。

基于这些思考,我们提出了更加系统的“元宇宙虚拟人”概念,以期为更多b端客户提供符合当下要求的元宇宙爱游戏平台的解决方案。

metaverse元宇宙:可以展开聊一下“元宇宙虚拟人”这一概念吗?它与传统虚拟人最大的差异点是什么?

刘钢博士:我们所定义的“元宇宙虚拟人”首先应该是3d形态,既能由ai驱动,也可以由真人随时接管,从而在元宇宙中展现用户的身份和表现。与2d数字人不同,3d虚拟人更适合融入ar、vr、mr等真实感环境,实现更丰富的交互和体验。

“元宇宙虚拟人”与其他虚拟人最大的差异点在于强调3d化身的灵活性,用户可以根据需求选择由ai自主驱动,或者由真人随时掌控。

这种3d化身可以更好地适应不同应用场景,从直播带货到元宇宙体验,为用户带来更广泛的自由度。我们提倡在元宇宙中创造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,允许用户在上线时和下线后都能够与元宇宙保持联系,以实现持续的互动和体验。

metaverse元宇宙:除了提出“元宇宙虚拟人”概念外,拟仁智能还提出了“企业元宇宙”概念,这一概念解决的最大痛点是什么?具体的爱游戏平台的解决方案是什么?

刘钢博士:目前来说,拟仁智能定义的“企业元宇宙”就是企业爱游戏平台官网的元宇宙版本,我们目前提供生产型企业元宇宙、服务型企业元宇宙两套爱游戏平台的解决方案。

虽然“元宇宙”这个词已经被讨论了很久,但不论是做社交的、做娱乐的还是做展会的元宇宙平台,都有大量的“饼”迟迟无法落地,与此同时很多砸真金白银做自己企业/工业元宇宙的公司也成果有限。

这就导致现在业内甚至一些投资人都认为“元宇宙”是一个忽悠人的概念,这其实对行业伤害很大。

我们在分析后,发现目前企业/工业元宇宙领域存在的最大问题,就是案例可复制程度特别低,一家企业和另外一家企业之间的需求差异性会很大,导致供应商无法通过通用化的方案来降低成本;因此,拟仁智能还是更希望能够走产品化路线,而不是走定制化项目的路线。

我个人认为,每家公司都应该拥有一个元宇宙版本的爱游戏平台官网,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,也是拟仁智能企业元宇宙产品的具象化表达。

想象一下,进入一个企业的爱游戏平台官网,不再只是简单的文字和图片,而是一个立体的、交互式的虚拟空间。你可以自由地探索企业的信息和产品,从不同的角度观察细节,甚至与虚拟导购进行一对一的沟通。

这种体验不仅仅是数字化的延伸,更是对消费者需求的深刻洞察。无论是要前卫地展示产品,还是保守地满足传统需求,元宇宙爱游戏平台官网都能实现。

只有通过类似这样可落地的元宇宙综合应用方式,才能让大家意识到元宇宙并不是一个忽悠的行业,而是可以确实帮助企业解决问题。

2 去伪存真,打开元宇宙新世界的大门

作为深耕行业多年的技术大咖,凭借着对ai和cg的深刻认知,刘钢博士带领下的拟仁智能专注于技术的本质和产业的长远发展,从场景去寻找商业模式,用技术去打破行业发展中的难点。

在虚拟人的潮起潮落间,拟仁智能经历了对行业破坏极大的无序竞争时期,而如今复盘这些经历,刘钢博士也有了不同的思考。

metaverse元宇宙:在经过了几年发展后,拟仁智能的发展与最初预想的有什么不同?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
刘钢博士:与最初预想最大的不同,是我没有预料到虚拟人这个行业会如此迅速地火爆起来,可以说发展的速度超出了我的预期,同时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源自虚拟人行业的这波虚火。

作为一家偏技术风格的企业,行业虚火为我们带来的最大挑战就是无序竞争。激烈的竞争导致一些公司低价争夺项目,然后只能提供低质量的交付,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声誉。因为我们追求的是高质量交付与客户满意度,所以这种无序竞争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为了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保持优势,我们为自己设定了一些应对准则:

团队首先会对项目进行筛选,区分项目方案中标准化部分和定制化部分的比例,并尽可能挑选标准化部分占比高的项目;其次在项目执行的过程中,团队会最大限度地向管理和流程要效益,这样就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取得项目成本与项目质量的平衡。

metaverse元宇宙:您认为现在困扰元宇宙虚拟人行业发展的难点是什么?

刘钢博士:现在困扰虚拟人领域发展的难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。首先上一轮周期性波动的结果,就是大众对虚拟人的实际观感与预期落差较大;再叠加每家企业业务逻辑不同的因素,导致爱游戏平台的解决方案的标准化变得很困难。

所以这些年我们一直致力于将技术触达更多人,十分注重在手机平台、网页平台、微信小程序平台上开发虚拟人的交互技术,使其广泛可用。

为此拟仁智能自研了元宇宙引擎以及ai后台,以让产品能够适应单用户与多用户的不同场景。

metaverse元宇宙:您如何看待元宇宙逐步走入冷静期?导致这一现象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?元宇宙要想实现复兴,需要的条件又有哪些?

刘钢博士:元宇宙走入冷静期的深层原因,其实就是其3d建模成本和周期过长,这背后巨大的工作量以及最后的效果达不到预期,导致元宇宙难以落地。

站在大趋势上,我坚信aigc可以解决这些问题,为元宇宙重新复兴找到途径。如果我们能够通过aigc自动生成人物、物品和场景,就可以降低3d建模成本,促使元宇宙再次爆发。

至于当下,aigc方法还无法针对世界上的任何物体生成高质量的3d模型,一些专业的3d模型资源库中的资源也同样有限,但这不妨碍针对特定的领域的特定物体,ai可以生成较高质量的3d模型,例如建筑、汽车、家居用品等,并逐步投向商业化应用。

metaverse元宇宙:在您看来,处在新一轮发展周期起点的元宇宙,未来将会如何发展?

刘钢博士:虽然经历了潮起潮落,但坦率地说,行业变化对拟仁智能的影响始终都是正面大于负面,而面向未来,我们也将继续保持定力,按自己的节奏来推进业务布局。

虚拟人行业依然是一个充满机会的赛道,在新一轮的周期中,也一定会涌现出真正具有竞争力的代表性企业,拟仁智能也将保持定力,在新一轮发展周期中为行业探索作出贡献。

不论之后“元宇宙”这个词的内涵发生什么变化,我们依旧会在这一领域继续深耕,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,潮水起落其实没那么重要,远方还是那片蓝色的大海。

结语

虚拟人行业的兴衰并非简单的热度波动,而是一个技术、市场、资本相互博弈的过程。

过于火热的行业往往伴随着大量风险,过早地投资和关注可能导致泡沫的产生,最终带来行业的剧烈震荡。元宇宙与虚拟人行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它曾一度充斥着各种概念和乱象,但在行业逐渐冷静下来之后,许多虚假繁荣逐渐暴露出来,不少企业被迫放弃或转向其他领域。

不论元宇宙还是虚拟人,都需要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,只有摒弃虚假的概念和过于乐观的预期,才能让行业走向更加良性和可持续的发展道路。

或许“元宇宙”一词已经祛魅,但一个行业的未来永远不取决于那些跟风者,而是由那些锐意开拓、持续创新,愿意在技术与产业交汇点上耕耘不辍、坚守初心的实力派企业来引领,并最终到达成功的彼岸。

网站地图